业内新闻

Corporate news

故宫博物院陶瓷馆|深宫红墙之后,藏着青花帝国

11DAY
2022-05


518世界博物馆日|倒计时7

China,是中国,也是瓷器。

明代江西科学家宋应星在《天工开物》中这样总结烧瓷的工艺。取土、炼泥、镀匣、修模、洗料、做坯、印坯、镟坯、画坯、荡釉、刷釉、蘸釉、喷釉、满熏、彩器、烧炉。。。。。。一件瓷器,从陶土到成品,要经过七十二道手,这从来就不是一件易事。

陶冶图·采取青料 (清)孙祜、周鲲、丁观鹏

明朝万历二十七年(1599年)冬,督陶官潘相一出门就皱了皱眉头。风吹起他的衣袖,凛冽的寒风注定了这是一个不平凡的冬天,寒冷到需要以鲜血为祭,供奉上苍。

他来到瓷窑跟前,满脸兴奋,迫不及待地命令工人打开窑门,这可是皇上特意命他烧制的大龙缸。

门打开了——大龙缸裂了。

初战失败,潘相虽然沮丧但并不意外,毕竟青花大龙缸的烧制从不是易事。

但当接二连三的失败接踵而至的时候,不仅是潘相慌了,景德镇里的工人们也慌了,所有人都战战兢兢。

除了把桩师傅童宾,他负责给窑厂看火。对于经验丰富的童宾来说,失败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他找不到失败的原因。

又一次经过七昼夜的溜火、两昼夜的大火之后,窑门开了,奇迹并没有发生,完美的圆形缸坯甚至发生了异变,仿佛在诉说着它在窑中经受的烈火之痛。

看着窑中熊熊燃烧的烈火,童宾似乎有很多话想说,但他只是转身离开了。

大龙缸成了!

在某天午夜,童宾走进烈火之后。

当人们发现之时,童宾已然被烧成了焦炭。浸染了人命的大龙缸绝美无比,气势恢宏,气韵之间蕴含着君临天下的压迫感。

谁也不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,童宾看见了什么,听见了什么,只知道,童宾死了,龙缸成了。

后来的景德镇多了一座风火仙庙,庙里供奉的正是因烧制大龙缸而投火自尽,救众人于水火之中的把桩师傅童宾。

他脚踏火焰,涅槃重生,守护着景德镇这座世界瓷都。

白底为瓷,青花为衬,匠人们在景德镇之上谱出一曲中华盛世。这是火与土的艺术,泥胎泥身在火的炼狱中凤凰涅槃,穿越了沧海与桑田,来到你我面前。

在故宫博物院陶瓷馆之中,你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青花瓷器。


明·永乐 青花海水江崖图香炉


元 青花“满池娇”图菱花口折沿盘


元 青花太玄纹筒式炉


元 青花缠枝牡丹纹罐


清·咸丰 青花缠枝莲纹渣斗

除此之外,这里还汇聚了从新石器时代到民国的各种陶瓷精品。


新石器时代 灰陶深腹双耳罐


南宋 官窑粉青釉洗


南宋 哥窑灰青釉菊花式盘

康雍乾三朝帝王的珍藏在此一次性铺陈在你的眼前。


清·康熙 浇黄釉锥拱古铜纹凤首龙形提梁壶


清·雍正 淡粉红釉梅瓶


清·乾隆 胭脂红蓝地轧道粉彩折枝西洋花纹双联瓶

在惊叹之余,你会恍惚想起文章开头的那句话:

China,是中国,也是瓷器。

此次展览,故宫博物院陶瓷馆全馆采用玻名堂最新产品——抗弯低反专业博物馆展柜玻璃,只为更好地守护中国瑰宝,更好地展现大国气象,更好地为大众呈现陶瓷的原生色彩。




玻名堂抗弯低反专业博物馆展柜玻璃,抗弯-意味着更好的密封性,使文物更好地处于恒温恒湿的环境之中;低反-意味着更高的透光性与更低的反光性,更通透、更清晰、不反光,给大众带来更好的观看体验和拍照体验,同时在后疫情时代更好地帮助各大展馆开启线上云展览。




2021年疫情之下,玻名堂抗弯低反专业博物馆展柜玻璃的销量仍然逆势增长3.19倍。今年,再次实现正增长。都体现了各大博物馆对于完美的追求。

玻名堂,博物馆展柜玻璃领导者,故宫、国家博物馆、首都博物馆、河北博物院等126家国家一级博物馆共同的选择。未来将继续致力于与文博行业共同成长,共创美好未来。